当前所在位置: 分享知识网,演讲,知识,百科 > 日记 > 正文

敦煌旅游日记50字

2020-08-01 日记 【 字体: 】 标签 : 50,日记,敦煌 浏览量:283万

国庆黄金周敦煌旅游人气旺盛

据中国敦煌网报道国庆黄金周期间,敦煌景区景点人气旺盛,旅游形势火爆,游客接待人数和各项旅游经济指标稳步增长,再创佳绩。

据敦煌市旅游部门统计,国庆黄金周敦煌市共接待中外游客12.4万人次,同比增长;实现旅游收入1.2亿元,同比增长10%。敦煌市各大旅游景区景点游客接待量均创历史新高,莫高窟和鸣沙山.月牙泉景区日均接待游客一万多人次。除了莫高窟、鸣沙山•月牙泉两大景区外,随着丝绸之路成功申遗,敦煌西线景区也成为旅游热点,玉门关、雅丹国家地质公园两个西线景区游客接待量同比增长,创历年同期新高。

据了解,国庆黄金周期间,通过自助游和自驾游到敦煌的游客人数大幅增加,占到了来敦游客总数的85%以上。莫高窟、鸣沙山月牙泉景区停车场以及周边道路两侧停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自驾游车辆。同时,随着敦煌文化旅游项目的不断增加,今年国庆黄金周游客在敦煌的参观停留时间明显延长,过夜游客达到8.7万人次,同比增长9%,成为国庆黄金周敦煌旅游的又一大特点。敦煌市阳关镇、月牙泉镇等乡镇的农家乐、农家园游人不绝,生意火爆。10月4日至6日在敦煌古城举办的XX首届中国公路音乐盛典·敦煌大漠音乐节也吸引了众多中外游客的目光。

欣赏一幅画,有时需要向后退几步端详,才能更好地体会其精妙和魅力。这几步的距离,有空间距离,也有时间的距离。

时光荏苒。匆匆走过甘肃河西走廊,说来也是多年前的事情了。与内地的松间明月、小桥流水、芳草奇石相比,长河落日、戈壁黄尘、关隘驼铃、沙漠清泉,给人以完全迥异的体验和感触,不一样的寥阔和沧桑。

一路有岑参、高适、王维边塞诗的味道。这些年,河西走廊的景色,与之关联的联想,时不时会在脑海里闪过。未曾模糊,反而由于时间的沉淀和过滤,留下的图景愈加清晰,好像以固态的形式呈现出来,甚至可以轻轻触摸得到。

敦煌,“盛大辉煌”之意。为汉武帝时霍去病击败匈奴后所设“河西四郡”之一。以现在的眼光看,不再有昔日丝路都市的风范。能记住的是,暮色中城外不远处沙丘的轮廓,无处不在的飞天标记,人行道砖上延伸的历代钱币图案,凉爽的晚风,香甜的瓜果,人们脸上闲适安静的笑容,慢悠悠的步子,还有似乎永远的昼日。其余的,愉快和不愉快的,好吃不好吃的,美妙和不美妙的,都随风而去,不着一丝的痕迹了。

当漫步这座古称“沙洲”的城市街头,可以想起些什么?党河、疏勒河、驼铃、商帮、丝路、张骞、卫青、霍去病、匈奴、吐蕃、汉长城、烽燧、屯田、渭城朝雨、灞桥新柳……

汉武帝所设的玉门关和阳关就在附近。漫漫黄沙中,有“西出阳关无故人”“春风不度玉门关”,有“黄沙百战穿金甲”“醉卧沙场君莫笑”。那是豪饮葡萄美酒,射马擒贼王,更是饮不尽的临行酒,洒不完的离人泪,道不尽的思乡愁……

一部历史,也是一部经济史。有需求,就有交换,就有了商贸,也就有了商品之外的宗教、文化、习俗、服饰、饮食的交流和融合。就会有通关、闭关的选择。或是驿站嘈杂,商旅熙攘,或是纷争征战就此而起,烽火台上狼烟升起又消散,火光明明复灭灭。河西走廊的开辟,丝绸之路的兴起,敦煌城的繁华,张骞、霍去病的成名,岑高、王维诗中的壮美边塞,固然有中原民族生存的需要,也更有民族间相互交流的需要。敦煌街道人行道砖上延展的各代钱币图案,可是有此寓意?

由兰州一路向西,时差的缘故,夏日的敦煌,晚上九点钟天还是亮的。这里,仿佛时针也走得慢了,日子被拉长。总觉得是多赚得了时间。其实知道,这里一天也是24小时,心中却是暗自高兴。脚步也轻快些,踏在这西域古老的土地上。

初夏的夕阳下,街中心有飞天塑像。金黄色的逆光中,反弹琵琶的乐伎似要飞起。刹那,时间也好像不再流逝……

各位游客:

你们好。现在我带大家去参观举世闻名的佛教艺术宝库--敦煌莫高窟。莫高窟呀离敦煌市区东南25公里处,我用这段时间,就莫高窟先做一点简单的介绍。

项高窟俗称千佛洞,“千”这个数字在这里不指具体的数目,而是喻指很多,因为这里有许多佛教塑像、壁画的洞窟,所以俗称为“千佛洞”。莫高窟这个名称最早出现在隋代洞窟第423号洞窟题记中,其名称的由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大抵有三种说法:其一,是说菲高窟开凿于沙漠的高处而得名,在古汉语中“沙漠”的“漠”和“莫高窟”的“莫”是通假字;其二是说从藏经洞出土的文书和许多唐代文献都记载,唐代沙州敦煌县境内有“漠高山”、“漠高里”之称,据此考证,鸣沙山在隋唐也称漠高山,因此将石窟以附近的乡、里名称命名;其三是说在梵文里“莫高”之音是解脱的意思,“莫高”是梵文的音译。

由于敦煌自汉魏以来,是汉族和许多少数民族聚集杂居之地,各民族文化在这里交汇、融合;敦煌又是西出西域,东入中原的咽喉要道,自古以来,人们笃信佛教,地方的官使吏、豪门贵族、善男信女以及贫苦的老百姓都拿出银两来开窟、造像、绘画作为自己的家庙来供养佛和菩萨;来往于丝绸古道的商人、使者、僧侣等为了祈佑自己能平安突起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或取福佑,死后进入天国的投资。于是在鸣沙山的崖壁上,大大小小的窟龛不断涌现。

现在我进入洞窟参观,首先我们去参观有名有“藏经洞”。这个洞窟位于系统工程号洞窟甬道的北侧,编号为17窟,洞窟原是晚唐时期河西都僧统洪的“影窟”,有碑文载这一事实。1900年5月的一天,管理莫高窟的道士王圆录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打开了秘百多年的“藏经洞”,这些珍贵无比的文物终于重见天日了,但是清王朝的腐朽加之王圆录的愚昧,使这些珍贵的文物遭到了帝国主义分子的肆无忌惮的掠夺和盗劫。1905年沙皇俄国的奥勃鲁切夫来到莫高窟,以六包日用品为诱饵,骗取了一批文物。1907年,英国人斯坦因,仅用数十块马蹄银,劫取了约一万多卷,同时还有佛教绣品和佛画五百多幅,现藏于大英博物馆;1908年法国人伯希和盗走文物六千多卷,现在藏于巴黎法国国立图书馆和吉美博物馆。1911年10月日本大谷光瑞探险队的吉川小一郎和桔瑞超盗走约九百余卷。直到1910年清政府才将被劫余的文物运往北京,收藏在北京图书馆。在运输途中及运到北京后不少文物被偷、损坏、遗失,是中国考古史上一次难以估量的损失。“藏经洞”发现的这些文书内容包括宗教经典和多种文字写的世欲文书,它涉及到许多学科,是研究古代宗教、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重要资料,经过国内外学者几十年的研究、开拓出一门全新热门的学科--敦煌学。

那么藏经洞是什么时候、为何密封的呢?一说是:十一世纪初,西夏侵入敦敦煌时为了保护经典而藏;一说是:不用但又不能丢弃的神圣经典存放;再一说是:为了防止伊斯兰教徒破坏而藏。后来收藏了这些经典的僧侣,逃的逃了,还俗的还俗了,死的死了。直到本世纪初发现这个洞窟为止,再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阅读全文